時間:2007/7/12-7/17
地點:Cape York

澳洲東北端的Cape York半島面積將近21萬平方公里,卻僅有16000人口,廣闊的熱帶草原(Tropical Savannah)上散佈著無數小溪流,雨季時往往氾濫成災,阻隔南北向交通,因此這裡的居民都相當重視補給品。

從凱恩斯北上,進入Cape York半島時一開始仍是平坦的柏油路,前方是大分隔嶺(Great Dividing Range):




Laura以北後皆是泥土或碎石路,開始免費的震盪式按摩,還好沿途景色有所變化,不至於太單調:










有時候還需涉溪前進:




路況那麼糟糕,在行程最後一天爆胎也不出人意外,Bret在大熱天獨力為這輛龐然大物換輪胎只花了15分鐘,實在厲害:




隨處可見到的白蟻堆(Termite Mount):




不同種類的白蟻對房子的品味不同,這個地區的居民顯然偏愛高樓大廈:




既然是以背包客為訴求的行程,當然沒有人期待星級飯店的住宿,這5天我們都是睡在Swag內。露營地內有搭設好的帳棚,理論上,在帳棚內過夜要多付150澳幣。但天高老闆遠,Bret”放水”讓大家自行決定是否要使用帳棚。我們運氣不錯,這5天晚上都沒有下雨,也沒有預期中的冷,因此除了Gary和Robin夫婦外,其他人每晚都是”露宿野外”!

第一晚過夜的Musgrave Telegraph Station建於西元1886年,是當時Cape York半島上六個電報站之一。由於維修費用高昂,再加上其他通訊方式的問世,Musgrave Telegraph Station在西元1929年被關閉。隨著觀光業的發展,因其地理位置,Musgrave Telegraph Station從原先通訊用途的電報站,成功地轉換成進入Cape York半島的重要補給點,提供熱食、基本雜貨、汽油和住宿。在這鳥不生蛋的荒郊野外,Musgrave Telegraph Station提供的晚餐卻出乎意外的美味,價錢也相當合理。

營地旁的河流:




沒錯,那是鱷魚,而且還不只一隻!不過這些是害羞的淡水鱷魚,不像鹹水鱷魚會主動爬上河岸,攻擊太接近岸邊的露營者。Bret說若我們跳進河內追逐淡水鱷魚,牠們反而會逃跑(不過Bret不願意親身示範是否屬實),即使如此,大家晚上還是把Swag儘可能地擺在遠離河邊的位置:




抵達營地的第一件事就是卸下行李和Swag:




另一晚過夜處Bramwell Station離澳洲大陸最北端約200公里,是澳洲最北的牧場。而且,我們營地旁邊有一座巨型白蟻堆:




Bramwell Station內竟然還有Pub,下午5點時還十分冷清:




太陽下山後就不一樣了,所有無事可做的露營者幾乎全來報到,我們就是在此慶祝Gary的72大壽:




Bret除了是司機兼導遊,還要負責準備行程內包含的餐點。早餐的土司、麥片和牛奶都是從凱恩斯帶來的,Bret每天只要早點起來擺設食物和燒開水以泡茶/咖啡;上午茶則是餅乾或蛋糕,再用早上燒的熱開水泡茶/咖啡,一樣不會太費事;中餐則是簡單三明治,所有食材也是事先買好,同樣不會太麻煩;晚餐則比較費工夫,一晚是BBQ肉丸加炒蔬菜拼盤,另一晚則是在營火上煮義大利麵,雖然不是米其林級美食,但大家都吃得十分滿足。

多才多藝的Bret正在炒菜,旁邊則是肚子餓的路人甲:




正排廚師Stefano也手癢起來,忍不住下場表現一下(事實上,我們第二餐義大利麵的醬汁完全由Stefano準備,相當美味!):




Cape York半島地廣人稀,開發相對落後,目前還不見Coles或Woolworth (相當於家樂福或大潤發等大型超市)的蹤跡。取而代之的是Roadhouse,通常會出現在幾個較大規模的小鎮或是交通樞紐,是此處重要的補給站,一般販賣熱食和一些基本生活用品,有些還提供紀念品、盥洗設施、ATM、加油站和露營地。

行程的第一天和最後一天都在Archer River Roadhouse停留休息,看到這邊有提供替人代寄郵件的服務,Amanda原本想寄張蓋有Cape York半島郵戳的明信片。不過一問之下,才知道這裡是將郵件收集後,定期送到凱恩斯寄出,所以會是明信片上的郵戳仍會是凱恩斯的。

Archer River Roadhouse: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cchen0128 的頭像
ycchen0128

再次踏上未知的旅程

ycchen01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